把葡萄挤出来给他吃|王松罗成

上海林内资讯网体育2019-10-07 09:3646

鬼才把项链偷走了呢……”


郑佳心知王松是在拿罗成的话挤兑自己,不过她却也无可奈何,项链确实是她偷的,不过这事儿她也是偷偷瞒着罗成干的。


那罗成一毛不拔,要不是看他因为结婚买了一条项链,郑佳哪里会和他干事儿……


她低下头来,看了王松一眼,红着脸小声说:“那我要是……要是和你干了事儿,你,你还会不会把项链的事儿说出去?”


王松嘴角一勾,心头不由大喜,他娘的,郑佳这娘们儿还真愿意和自己折腾!


再看看她那诱人的腚子和纤细的腰,闻着她身上那阵阵的诱人芬芳,王松只觉自己都快爆炸了一般,伸手一把揽过郑佳的身子,轻声说道:“只要你答应,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里,他又是顿了顿,心头竟是生出了一丝愧疚,梅姐那里……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项链其实压根儿就不是梅姐自己的,是那罗成献殷勤买给梅姐的,那货诬陷老子,让郑佳拿了去倒更好一些……


“我保证不说出去!”


王松一边说着,一手在郑佳身上游走,一直滑到光滑的腹部,然后慢慢的往下……


可谁知道,王松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那郑佳却一下子把他的手给拍开了。


王松心下着急,你爷爷的?难不成这婆娘现在又要变卦了不成?逗自己玩儿呢?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正要说话,郑佳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松皱了皱眉:“你,你笑啥呢……”


看着王松那不开心的模样,郑佳反而笑的更欢了一些,她低头瞧了眼王松露出来的地儿,摇头说:“你看你这样子,羞不羞……”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一双娇柔的小手却缓缓凑了上去……


王松的身子猛地一颤,险些就控制不住了……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碰到……


那种前所未有的舒坦,让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在他以为郑佳要开始下一步的时候,谁知郑佳居然又是抓着那儿直接给塞回到了裤子里去了……


王松愣了愣,满脸无奈:“郑佳姐,你……”


郑佳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眼中却没了之前的那种不屑和轻蔑,反而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你以前都没干过那种事儿,总不会真想就在这儿解决了吧……”


王松转身,扫了一眼四周,这天台上的杂物间又小又脏,四周有些地方还挂上了蜘蛛网呢,要是真在这儿折腾,万一掉个虫子下来啥的,可着实有些不舒坦。


可,王松皱了皱眉:“现在还能去啥地方?”


郑佳摇了摇头,伸手温柔地替王松把皮带给系上了,嘴角还噙着笑道:“谁说一定要现在了?等到晚上不成么?你待会儿天黑了就来我家……恩,记得走后门……”


说着她就转身走开了去,离开时,还伸手拍了拍王松那地儿一下,这一下,又是差点让王松缴了械……


王松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见到郑佳出了门去,他的心头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古怪,刚刚这是咋回事儿,说着说着咋就……说到晚上去郑佳家了呢?


而且那项链……王松连忙快走几步,走到了杂物间的门口,看看那已经快要下楼去的郑佳,他忽然开口嚷道:“等等……”


郑佳回过头来,冲着王松一笑,动人的美目流光婉转:“咋了?”


王松吞了口唾沫,本来已经到了喉头的话忽然又被他咽了下去,项链?梅姐?!


王松啊王松,梅姐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想咋样,难不成你还真就这样一辈子打光棍不成?


这一刻,他仿佛一下子想开了很多,看着那楼梯口的郑佳,他也是笑了笑说:“没事儿,郑佳姐,项链的事儿,罗成是不是不知道?”


郑佳撇嘴一笑,横了眼王松:“他要是知道了,我会便宜你小子么?”说着转过身去,挥了挥手:“记得走后门……”


说着,她便晃着那丰硕诱人的腚子下了楼去……


看着郑佳那诱人的腚子轮廓,王松的心下一荡,你爷爷的,这郑佳可真是个妖精,也不知道她说的走后门到底是真的走后门,还是……那个走后门……


为了不引人注意,等到郑佳离开一会儿之后,王松方才下了楼去,所幸没有人看见,他这才溜回了里屋,坐到了嫂子身旁。


嫂子秦月荷见王松去了这么久,有些奇怪地问道:“小松,你干啥去的,咋这么久才回来?”


王松的脑子里还想着郑佳那勾人的身子呢,随便说了句吃坏了肚子便敷衍了过去……


一直到晚间吃饭喝酒,王松都有些魂不守舍,一想想待会儿能去郑佳家干那事儿,他的心头就是一阵火热……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完晚饭,王松见大多数客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那些罗成和梅姐的朋友还留在她们家等着待会儿闹洞房,他也打算离开了。


王松对闹洞房这事儿可没兴趣,闹梅姐和别人的洞房,还不如自己去和郑佳洞房来的舒坦呢……


所以他趁梅姐陪那群朋友,没时间搭理自己,跟嫂子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来。


原本嫂子秦月荷也打算和王松一起回家的,但是这次秦梅结婚,来的客人太多,其中一部分还都是嫂子自己娘家那边的亲戚,她也不能就这么走了,不然可就失了礼数了。


不过这倒也正合了王松的心意,免得还要把嫂子送回家去,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沉了下来,王松自然不再多耽搁,摸黑就朝着郑佳家赶了去……


成华村没有多大,因为地方偏僻,虽然才晚上七八点,但是村里却已经很安静了,当然……除了秦梅的家里。


王松害怕被人瞧见,偷偷摸摸走到了郑佳家的后院,四下看看没有人之后,他方才伸手轻轻伸向了房门,这一推之下,却发现房门没锁。


他心下暗喜,他娘的,郑佳姐还真是说话算话,看来今晚老子就能尝一尝女人的滋味儿了!


想到这里,他满心欢喜,一把推开房门,进了屋里去……


可以看见,后院里屋是开着灯的,透过窗户隐隐还能看见里面有道人影,王松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口,朝着里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眼睛都直了。


娘咧,这郑佳……王松吞了口唾沫,一时间根本挪不开眼睛去了。


只见屋子里的郑佳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她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裙,那白的晃眼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诱人,而且她这条吊带睡裙可着实短的有些离谱,她转过身时,几乎有半边腚子都露到了外面。


王松一吞唾沫,心下暗道,他娘的,难不成……郑佳里头啥都没穿?


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哪里还管这是窗户还是门,伸手一攀窗台,翻身就爬了进去……


郑佳听见王松翻窗时发出的响动,缓缓转过了身来,见到来的人果然是王松,她也是嘴角微勾,轻笑道:“你倒是来得早,我还以为要等到九点以后呢……”


王松嘿嘿一笑,闻着郑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皂味道,再看看她那白净的腿,一时间哪里还按捺得住,连忙走过去一把就将郑佳的身子给紧紧搂住了。


“郑佳姐,下午说的事儿,还算数吗?”王松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双手都朝着郑佳的睡裙里头塞去,在白净的肌肤上不断摸索着……


郑佳扭了扭身子,横了王松一眼,手掌一探就擒住了他下面,娇笑道:“你进都进来了,还有啥不算数的……”


话声落下,王松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了……


被郑佳的小手握着,那种滋味儿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白净的小手,轻柔的掌心,那滋味儿实在舒坦……


他自己也不闲着,一张嘴巴不断在郑佳的身上亲来亲去,索取着那香甜的滋味儿。


耳边听到郑佳因为被自己亲的发痒而格格娇笑,王松心下暗暗一喜,你爷爷的,打了二十几年光棍,现在可算是能尝尝女人的滋味儿了!


想到这里,他那一双手,也是飞快朝着睡裙的下面探了去……这一探,竟是发现郑佳啥都没穿,光洁溜溜一片……


可还不等他多感受几分那舒坦感觉,郑佳却忽然伸出手来,把王松的手给摁住了,她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贴着王松的耳边轻声说:“去……去床上。”


听见这话,王松哪里还会有丝毫犹豫,搂着郑佳就走到了床边,看着郑佳那香喷喷诱人的身子,他心里的邪火一下子蹭蹭到了顶点……


王松一翻身就爬到了郑佳的身上去,一把扒拉下了裤子,动作生疏却激动地发颤。


他吞了口唾沫说:“郑佳姐,我来了……”


话声落下,就猛地朝那儿塞去……


可谁知道郑佳的脸上却只是噙着淡淡的笑,不但不迎合王松,反而还把一双玉似的腿给并拢了起来。


王松从没经过事儿,这样一来,却还哪里能折腾得了……


他心下无奈,报复似的用力摁住郑佳那一对丰盈的鼓囊,口里嚷道:“郑佳姐,你干啥不让我进去呢……”


郑佳轻哼一声,伸手把王松的手臂给拍开,横了他一眼说:“想进去也成,不过,我咋知道你和我干了那事儿之后会不会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王松一瞪眼:“郑佳姐,你这是啥话,我咋会不认账呢?”


郑佳摇了摇头,红润的小嘴微微撅起:“不成,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开始的时候花言巧语,啥都答应,只要一干了那事儿就会翻脸变卦……”


听到郑佳这话,王松的心都要急死了,你爷爷的,郑佳咋能这样呢,都这个时候了,难不成她又不让自己倒腾她了?


看到王松脸上的无奈和焦急,郑佳嘴角一勾,轻笑道:“你要是真的想和我干那事儿,那……你必须得跟我说一件你的见不得人的事儿。”


“我的见不得人的事儿?”王松愣了愣,看着郑佳那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的诱人模样,他的心头渐渐生出了一丝古怪的感觉,脑子里也是渐渐浮现出了一张诱人的脸庞……秦梅……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见不得人的事儿?王松缓缓从郑佳的身上爬了下来,就这么躺倒在了郑佳的身旁,闻着她身上的淡淡芬芳,王松也是闭上了眼睛,轻声道:“我……我的事儿,说出来了你可不准笑话。”


郑佳歪过头来,用一只白藕似的胳膊撑着下巴,一双美目中带着几分好奇,盯着王松道:“你说吧,我笑话你干啥。”


王松这才轻声说:“我……我喜欢……我堂姐,我暗恋了她好多年了……”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仿佛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堂姐秦梅,一直都是他心头的秘密,在秦梅的面前,王松总是会觉得自卑,自然从来也没有向她说出过自己心头的喜欢……


直到现在,秦梅已经结婚了,这些王松自己心头的事儿,本来就会随着今天渐渐沉淀下去,不会再被第二个人知道。


可是现在,他却把这事儿告诉了郑佳,或许是因为今天他的心头很不舒坦,所以就借这个机会倾诉一下……


原本以为郑佳会笑话自己,可是当王松说完这番话之后,郑佳却沉默了下去,一言不发。


王松皱了皱眉,奇怪地转过头来,只见郑佳那双乌黑动人的眸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到郑佳这模样,王松不由愣了愣,随即方才奇怪问道:“郑佳姐,你咋不笑话我呢?”


郑佳却只是看着王松,嘴角轻轻勾起,眼神之中露出了几分不一样的神色,她朝着王松伸出手,诱人的身子贴了上来,竟然直接钻进了王松的怀里去。


她的小嘴缓缓凑了过来,轻轻在王松的脖子边上拂过,那种温柔和舒坦的感觉,让王松的身子都是不由颤了颤。


只听见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


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


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


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


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


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


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


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


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


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


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


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


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


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


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