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阿阿不要有两根,九浅一深要做多少次|桂花香

上海林内资讯网体育2019-10-22 11:1246

等的好久了,这些天,他脑子里面想的都是李娥。


每次碰到李娥,他都红着双眼,贪婪的在她玲珑曼妙的身材上来回探索着。


有一次他送东西去冻库的时候,失控地抱住了李娥……


今天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关好房门后,李娥就扑了上来,双手搂住了张伟的腰。


“伟子,你终于来了,等的我好苦,我越等越想要和你做那种事情,想娥姐了没?”


“想死姐了。”


“他们都出去了,天没黑都不会回来,今天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们……”


张伟草草冲了一下澡,亲亲抱抱之后,就搂着李娥,滚到了铺着白色床单的席梦思床上。


那一天,没有人再来破坏李娥借精求子,在那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张伟和李娥乘风破浪,巫山雨云。


那是张伟这辈子上的第二个女人,上一次是成熟丰腴的玉兰嫂子,这一次是村长的漂亮儿媳,那样的交流,是人世间最美的对话。


“小伟,你真棒。”


完事后,李娥满脸绯红,目光轻佻迷离,像一只偷腥过后的小猫一样,躺在张伟的怀里。


张伟抚摸着李娥浑圆的翘臀:“娥姐,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怀上?”


李娥刚刚享受了极乐,舒服到眼泪都掉下来了,久久回味着,根本没办法思考。


那天过后,张伟和李娥又偷偷玩了两回,第一回是在冻库里,两个人在凌乱的工地现场直接疯狂的弄了起来。


……


半个月后,李娥为张伟传来了一个新消息,她怀上了!


李娥去了医院做过正规检查了,确定已经怀上,张伟真的搞大了她的肚子。


两个人这下子没办法再偷偷约地方做那种事情了。


消息传开后,桂花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李娥怀孕的事情,很多人都去张水生家里给他们道喜。


那天收工以后,张伟正准备回家,结果收到了李娥发过来的短信:晚上八点,我们在小学后面的竹编制品厂里见面。


张伟立刻给她回了一个好字。


竹编制品厂是一个倒闭废弃的小车间,工厂倒闭后里面暂时闲置,一个人都没有,是偷偷见面的好地方。


一段时间没有和李娥做那种事情,张伟心里都有点发痒了,很多时候都偷偷回味着疯狂弄李娥的画面,还有李娥被他狂弄后那欲仙欲死的反应……


现在她肚子里怀上了,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弄她了。


张伟心里面一想,晚上和李娥见面后,一定要让李娥用嘴巴帮他满足一下,解解馋!


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后,突然没办法再过那种生活了,比以前从没和女人弄过的饥渴更难受,他已经憋得有点难受了,迫切的想要宣泄一下了……


谁也没有想到,当张伟到达竹编制品厂废弃的车间里面后,在里面等待他的人,并不是李娥,而是她的老公张水生!!


张伟大吃一惊,毕竟一直玩李娥给他戴绿帽,和他见面,张伟的心非常虚。


看到张伟,张水生说了声“来了”之后,他就给张伟发了一支烟。


气氛非常尴尬,张水生解释了起来,说找他出来没有别的意思,说好久没和张伟聊聊天了吗?这是要和张伟聊聊天。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嫂子,我就爱上了她你知道吗?你嫂子那时候好多男人追,我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她追到手的,为了娶她,我整整花了十二万的彩礼!你也知道,我们这边一边三万块彩礼就够了。”


张水生这个人脾气暴躁古怪,在村里面是有名的,性格反复脸色多变,算是不好相处的那种人,不过因为他爹是桂花村的村长,很多事情都帮他撑着,大家看在他爹的面子上,也不敢得罪他。


张水生阴冷笑容说出这些话,其实张伟是相当的尴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难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和李娥之间的事情了?


张伟心里面一阵慌乱,预感到大事不好了。


张水生找他,绝对没有好事情!


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了,现在你嫂子肚子也怀上了,也算是给我们张家留了个后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很幸福。”


“幸福幸福……”


张伟目瞪口呆的小声应了一句。


“上次你救了娥子,这钱你拿走吧。”


张水生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了张伟,说里面是一万块钱。


张水生叹了一口气挥手让张伟先走,张伟拿着那钱,心里面发虚,不过准备走的时候,张水生并没有阻拦他。


只可惜张伟社会经验不足,当时并没有捕捉到张水生身上的不对,还没来得及高兴,立刻就出事了。


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水生从他的后背,捡起一砖头直接砸在了他伟的头上,血哗哗的从他头上就往外冒,他脑子一闷,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


张伟被张水生偷袭后,挣扎的转过身去,口里大吼着:“水生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砸我?”


张水生是用手里的砖头回答张伟的话的,他砰砰两下连续砸中了张伟的额头。


张伟倒在了地上,血从他的头上涌向了地面,撕裂般的疼痛在张伟的头上蔓延开来,他的视线都模糊了。


“不好意思,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要砸你,我是要杀你,王八蛋睡了我的女人还想要拿走我的钱,你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


张伟倒下后,张水生如同恶魔一般说着,果然被他知道了真相!


他的语气很冷,很静,看上去非常吓人,他这样的表现说明他早就对张伟动了杀心。


“水生哥,你不要杀我,是嫂子让我帮忙借种的,我本来也不愿意啊,现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张伟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没办法,整个脑袋嗡嗡嗡不断作响,心中的求生谷欠望,迫使张伟向张水生求饶着。


张水生冷冷看着张伟,他对张伟说太晚了,他说张伟给李娥借种的事,他绝对不想让人知道,他也不想在桂花村里看到这个弄了他婆娘的男人还活着,让他想起来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弄过。


张水生果然是一个非常暴躁极端的人。


说完,张水生蹲下身子,又扬起了手里的砖头,他的眼神很冷,杀气四溢。


张伟对张水生叫着:


“水生哥,我可以走,我可以离开这里……去外面打工,再也不回来了。”


“晚了!我就是要弄死你!”


张水生冷冷的回答张伟,他说张伟死了,他才能保守这个秘密,说完,张水生手里的家伙直接朝张伟头上落了下来。


张伟头上又挨了两下后,他的眼睛开始冒金星,脑子巨疼着乱成了一锅粥。


张伟知道很快就要昏厥了,他也知道今晚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张水生冷笑着,他的脸色很狰狞,他扬手落手,丝毫没有手软,这个人太可怕了,简直和恶魔一样。


张伟彻底被砸晕了,闭上了眼睛,脑子也开始失去了意识,就在闭眼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道光,那光刺眼而明亮。


那一晚,张伟没有被张水生打死,就在张伟被张水生打晕的时候,废弃的竹编制品厂外有人经过了,那道光正是那人打着的手电筒。


救张伟的人是苏美玲,张水生正在行凶的时候,她正在小学里面,听到了后面废弃的竹编制品厂里有惨叫声,就壮着胆子过去看看情况。


当时苏美玲是远远的晃动电筒的,所以张水生并不知道就她一个女人,他杀人心虚,在看到苏美玲的手电筒后,转身逃跑了,张伟也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


张伟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苏美玲的宿舍里,苏美玲正在给他擦拭着头上的伤口。


桂花村小学为了照顾前来支教的苏美玲,专门给她弄了一个两房一厅的宿舍,就在小学里面,算是特殊照顾了。


张伟睁开眼后,苏美玲捂着自己的心脏说:


“你总算醒了,你吓死我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要不要报警?”


张伟虽然醒了,但是脑子依然是懵的,他有气无力的向苏美玲道谢,说要不是她,这次就死定了。


苏美玲到竹编制品厂里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看清楚跑走的男人是谁。


张伟没有告诉苏美玲要杀他的人就是张水生,他支支吾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不过让她不要报警,这件事情报警了事情就闹大了,到时候他和李娥之间的事情恐怕就要曝光出来。


苏美玲毕竟是大学生,智商还是很高的,张伟不说,她心里面也猜出个一二来了。


“应该是张水生吧?你给他戴绿帽被人发现了吧?要不怎么会往死里弄你?”


看着真的遮掩不住了,张伟只好点了点头,默认了。


“活该,和二十五岁的女人偷情,活该你被打死!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你们农村人素质就是低,也不知道李娥嫂子看上你哪一点了,怎么会和你这个土包子做那种事情,好恶心啊……”


苏美玲帮他包扎好伤口,看张伟没事了,开始又露出冷漠鄙夷看不起他的神情,双手叉着腰数落了起来。


张伟苦笑:


“你们大城市里面不是所有人都乱搞男女关系?还说我们农村人没素质……”


他话还没说完,苏美玲就恶狠狠往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疼的他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苏美玲高贵冷艳,而且非常的蛮狠无理,和平常给学生上课简直就是两个人。


“你这个土包子,土的掉渣,还学人玩弄女性,你滚吧,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种低素质没文化的人,要多远滚多远去。”


苏美玲板着一张脸,恶狠狠的让张伟滚,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让张伟都怀疑现在是寒冬了。


张伟知道,苏美玲这大城市来的女老师,从骨子里看不起他这脏兮兮的农村人。


一直都居高临下的姿态,对他冷嘲热讽。


不过毕竟苏美玲之前没有泄露消息出去,这一次还救了她,他也只得默默的忍着。

想嘲讽就嘲讽吧,无所谓了。


张伟本来也确实想要走的,可是一起身发现天旋地转,根本就没办法离开。


苏美玲也没办法了,只能让他在宿舍里暂时住一个晚上,等明天天亮了再让他滚了。


……


半夜不知道几点,张伟醒了过来,脑袋已经没有那么疼了,睡不着来到了客厅喝水,发现苏美玲竟然在浴室里面洗澡。


张伟好奇透过浴室玻璃往里面看,苏美玲此时正在脱衣服!


张伟在浴室外面,清晰的看到苏美玲手拿着罩子,挂在了挂钩上面!


二十出头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玲珑曼妙的月同体曲线,一览无余。


桂花村里面的农村女人,没有一个像她这么白皙娇嫩,气质这么出众的,就像一朵刚刚开放舒展开来的花骨朵。


张伟感觉快疯了,虽然隔着磨砂玻璃,但是里面的情景好像是现场直播一样。


浴室里面,苏美玲的身形轮廓一览无余,一个清晰的凹突玲珑的剪影透了出来……


“咳咳,那个,土包子,土包子,起得来吗?起得来帮我个忙。”张伟听到声音吓了一大跳,连忙返回自己的房间,假装推门出来,说可以。


“土包子,我……我忘了拿衣服进来了……”苏美玲平常一个人直接洗完澡就擦擦水走出来了,可是今天房子里还有张伟这个男人在,她就没办法了。


“衣服放在哪里?”张伟连忙问她。


“购物袋里面,上面是紫色的有卡通图案,下面是黑白斑点的那一件,好……好吗?帮我拿一下,或者你把整个购物袋都拿给我,我自己找?”


苏美玲走到浴室门旁边隔着玻璃问张伟。


浴室门一半推开,苏美玲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向张伟,她身上包裹着浴巾,雪白大月退直挺挺暴露在外面,胸口被勒紧,一条不深的沟壑非常有看点。


苏美玲弯腰下去拿衣服的时候,身上的浴巾突然挣脱滑落了下去,那一刹那,张伟看到了……


强烈的视觉冲击下,张伟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再也没办法思考了。


他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粗暴地拉着苏美玲的纤细手臂,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放开我!”


苏美玲慌乱的叫了起来,拼命挣扎着。


张伟不顾一切,死死搂住了她。


“苏老师,你太美了,我,我想要你……”


张伟语无伦次,苏美玲挣扎了几下后,凶神恶煞的大叫了起来:“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要喊强奸了。”


这应该是苏美玲来桂花村这半年里,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住了光溜的身体,她又恼又羞又恨。


张伟浑身一颤,就在苏美玲拼命的挣扎中,突然之间就猛地一下子,他好像得到了她的身子……


苏美玲拼命的挣扎,慌乱中对张伟又打又骂:“你这个土包子,休想和我搞,我就算再饥渴,我也不会和你这种土的掉渣的男人弄的,你给我出来!放开我……”


情急之下,苏美玲拿起书桌上的一块板尺,重重砸在了他的额头上,上面的伤口还没好,张伟倒在一旁。


苏美玲随即从旁边抄起一把扫把,疯狂的打在张伟的身上。


“竟然敢弄我,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你!我要报警让你坐牢!你这样的土包子男人竟然敢打我的主意……”


听到苏美玲说要报警,张伟瞬间清醒了不少,拉起裤子慌乱的逃了出去。


……


到了外面冷风一吹,张伟彻底清醒过来了。


此时他的肠子都悔青了,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刚才他真真实实的强行闯进了苏美玲的身体里了,虽然还没来得及弄她就出来了,但是如果苏美玲真的报警,那他真的完了!


张伟一下子慌了,朝着山上一路跑,现在他面临两个重大的危机,让他可能随时都会掉进深渊。


第一个,如果张水生知道他没死,一定还会来找他弄死他的。


第二,刚才一时冲动竟然疯狂的强行上了苏美玲苏老师,要是她报警了,那他真的玩完要去吃牢饭了。


在山上坐了一夜,张伟心急如焚,想着应对的办法,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被逼无奈时,人会迸发出无穷的潜力,包括脑力,更何况张伟本来就不笨,所以他在抓耳挠腮之后,陡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这个主意,既能瞒天过海,让张水生不再杀他,也可以让苏美玲不会去报警告他强。


装傻!


就算张水生发现自己没死,见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傻子,也算是出了恶气,肯定不会再防备自己了,谁会和个傻子计较呢。


苏美玲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她知道自己已经变成傻子了,还会去报警吗?肯定不会!


隔天早上的时候,一个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浑身脏兮兮的傻子走进了桂花村。


而刚下地回来的村民,猛地看着怪模怪样的张伟,登时将他围了起来,像看猴一样的看着他。


张伟见那么多人围观,装的更加的卖力了,竟然脱了大裤衩当着人面就撒气尿来了。


村民看着张伟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顿时相信他变成了傻子,都是一阵唏嘘。


“哎,你们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好好一个人咋就傻了呢。”


“昨天看他还好好的呀,一准是撞邪了。”


……


看着围观的村民俨然相信自己变成傻子的事实,张伟心里欢喜,他们越把自己当傻子,证明自己演的越好,那张水生也就更加不会防备自己了。


这时候,张伟的小妈张桂香也被村民拉来了。


张桂香并不是张伟的亲妈。


平常,张伟都叫她香妈的。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隐情。


她是张伟父亲认的弄妹妹,父母双亡后,张伟从十五岁起就跟着张桂香一起生活了。


张桂香离过婚,两个女儿张小菲和张小芳,一个读高中,一个在工厂打工,平常都没在家。


家里只有她和张伟两个人。


张伟长大后,村里面的人开始风言风语起来,说张伟和张桂香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各种恶意的淫荡说法都有。


为了避嫌,张伟开了小卖部以后,一直住在这边,没什么事情就没有回张桂香住的老房子那边。


张桂香平常要种地,也没时间管张伟,两个人好几天才见一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毕竟这些年,都是她带大的,在张伟心里面,她就是后妈或者小妈的角色。


张桂香本来整张冬瓜地里拔草的,结果听到三婶告诉她张伟疯了,她根本不相信。


张伟虽然被医院开除回村子里开小卖部,心情有点郁闷,可是他是一个乐观的人,要疯早疯了,怎么会回来这么久才疯?


昨天她出门去小卖部拿油和米,张伟明明还好好的,好好的一个人,还让她如果地里面弄活需要帮忙,他要去地里帮忙的。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桂香跟着三婶子跑去村口。


看着张伟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的模样,容不得她不信,登时张桂香哭着抱住了张伟。


看着伤心不已的张桂香,张伟心里难受,但是为了大计,他不得不继续装,而且还不能有丝毫的破绽。


张桂香哭了半天,见张伟只会呵呵的咧嘴傻笑,连个完整句子都说不明白,也就死心了,确定张伟真傻了,张桂香用手擦着张伟嘴角的哈喇子哽咽道。


“你别怕,就算你傻了,我也养你一辈子!”


可是话音刚落,张伟这傻小子就呵呵笑道。


“我要和你睡觉觉,要和你睡觉觉。”


张桂香虽然已经是熟妇,听着张伟当着这么一群人面说要和自己睡觉,又气又恼,当即就想打他。


可是看着他仍然是一脸傻呵呵的笑,心里一悲,哄着他回家了。


……


张伟变傻的事情,一转眼就传遍了整个桂花村,这让在家打麻将的张水生一脸诧异。


那天他仓皇逃走以为张伟已经被自己砸死了,怎么还没死?而且还变傻了?


为了一探究竟,他马上前往了张桂香家里。


另一边,已经回家的张伟也被被张桂香不停的追问,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变成这样了?


可是张伟坐在床上,只是盯着张桂香鼓起的胸前流着口水,嘿嘿笑着,说要吃奶奶,睡觉觉。

“呜呜,你说张伟咋这么命苦呀,从小爹娘都死了,自己又傻了,这老天爷真是不公道,张伟咋就……”


张桂香的话刚好被赶到李家的张水生听到,接着快走几步就进了屋子。


“听说张伟傻了呀,这可咋整呀,以后你家可是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没了呀。”


张水生的声音一传过来,张桂香吓得浑身一抖,看着闯进屋里来的是张水生,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张伟看着张水生进来,双眼快速闪过了一丝的慌乱,该来的还是来的。


张伟流着口水,嘴里接着喊着:


“奶奶,喝奶奶,你有奶奶。”


张伟故意朝张水生一把抱住,嘴巴流着口水往他胸前啃去,惹得张水生大怒,一脚将张伟踹到了地上,张伟顺势就在地上撒泼打滚。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张伟,张水生才想起来正事,盯着张伟问道:


“这伟子还挺有良心人都傻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好人都没有好下场?”


张水生虚情假意说着安慰张桂香。


张桂香根本不知道幕后黑手,就是眼前的张水生,哭哭啼啼的说了一通,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来的时候,突然就变傻了。


张水生再三确定和观察,确定了张伟真的变傻了以后,这才给张桂香留下了五百块钱,让张桂香照顾好张伟,随即离开了张桂香家.


走到外面长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没死,但是变傻也不错,这样也算是狠狠教训了这个搞大他老婆肚子的王八蛋了。


张水生走了以后,张伟松了一口气,心里面想着,张水生,这笔账,老子一定要和你算清楚了,你等着,咱们慢慢玩,现在你在明处,我可在暗处。


……


痛苦的时间过得很慢.


下午三四点钟,张桂香才将闹腾的张伟哄睡着了,坐在外屋愁眉苦脸地想着怎么办。


农村女人碰到事情,自然就找神明。


点了香,张桂香跪在观音像面前一边哭,一边拜着观音像说话,让观音菩萨让张伟变成正常人,声色俱下。


装睡的张伟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见张桂香费劲心思的为自己想办法,心里感动揪心,暗道:


“香妈别怪我,我也不想骗你的。这是逼迫不得已的事情。”


稍倾,外面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喊声:


“桂香嫂子,在家不?”


苏美玲的喊声,把张伟吓了一跳。


刚刚骗过了张水生,这第二个苦主终于也出现了。


苏美玲是最不可能相信他变傻了的人,他昨天从苏美玲的宿舍跑出来的时候,可是活蹦乱跳的。


要骗过她,难度比骗张水生还大。


张伟想的没错,苏美玲一大早起来就听人说张伟傻了,她自然不信。


她被这个土不拉几的农村男人那个了,身体竟然起了强烈的反应想要。


要不是后面及时控制住了自己,昨天晚上,她可能真的要和那个男人……


这让苏美玲更是羞愧难当。


她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个土气的男人,可是被他压住强,竟然产生了强烈想要和他做那种事情的冲动。


苏美玲心里面想着自己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她这么优秀的城里女人,怎么可能会和一个那样的农村男人弄?


如果不是在这里,她看都不会多看张伟一眼的。


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报复这个欺负她的土包子,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的,现在他竟然变傻了,苏美玲是不相信的。


她打算来探探虚实。


张桂香听着苏美玲的喊话,赶紧起身,“苏老师,你咋来了呀?”


“哎,我学校里刚刚下课,就听说张伟傻了?”


苏美玲试探的问道。


“人在里面呢,苏老师自己去看看吧。”张桂香有气无力的说道,抹掉了泪珠。


张桂香见张伟真傻后一颗心都碎了,听到苏美玲问张伟的事,摆了摆手让她自己去看了。


苏美玲看张桂香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张伟不会是真傻了吧?


她赶紧钻进里屋,就看到张伟躺在床上熟睡,嘴角还不停的流着口水。


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过接着眉头就舒展开了。


看了看门口,她轻轻推了推张伟的身子喊了两声,见他一动不动,嘴角一笑,手一下子伸进了张伟的薄被里。


她觉得这张伟傻了也挺好的,那样的话,他就不会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不是吗?


平日里,她一直是女神范,板着脸,为人师表,可是谁能知道她的隐秘的欲求呢?


小学太落后偏僻,一个看得上眼的男人都没有。


张伟本来就是装睡,此时苏美玲竟然伸手进来,他怎么受的了?


这是在考验自己是真的傻了,还是假的傻了!一定要熬过这一关!


要不是担心会被张桂香知道自己装傻,他恨不得立即将苏美玲这个女人给翻到,狠狠的惩罚她!